凌秀

苏三说

茨木即将跟随着导师一起远行,说是一次考察,实际上是一次对于一千多年前的传说调查,一去不知道要多久。

他有点焦急地等待着一个人,是一个小男孩,他领养的弟弟,有点倔,看茨木的眼神总是让他感觉很熟悉。不肯喊茨木哥哥,谁都不肯理。

"哥哥,你一定要记得回来。"小家伙看起来一夜没睡,俩乌青的大眼圈子。

"我一定会回来,我承诺。"茨木蹲下来,酒吞就紧紧的抱着他。

你承诺过的,一定会回来。

茨木有那么一瞬间恍惚,仿佛听过这句话,他转过身 ,亲吻了酒吞的额头,拎起旅行箱,一步三回头的走上了大巴。

如果时间倒流,茨木一定不会走。

[一]
“这次主要任务是对传言的考察,”队长说,“这里是大江山,历史上鬼怪之事只多不少,教授翻遍历代文献,判断这里必有大墓。”

人群瞬间激动了起来,一个从来不曾出现在历史上的大墓穴,如果发现了,对整个文明史的贡献简直不可估量。

茨木是老师的嫡系学生,在队里是格外的有说服力,甚至有跟导师女儿姑获一样的管理权,这让队长很是排斥茨木。,所以他看着对情况不是很清楚的茨木,格外卖弄着他了解的安排“大江山鬼怪传说虽多但大都不属实,可知为什么教授一定要我们来这大江山?”

“教授在一九六九的文献里看到一条消息,说的是大江山附近的村民破四旧,要把风神庙给拆了,这风神庙是拆了,但拆的时候可邪了门咯。”

“先是庙不拆自塌,老祖宗手艺造的庙是能撑好几千年,好端端的还没拆,怎么就塌了?”

“接着大洪水汹涌而至,把村子整个儿给淹了,奇了怪的事情出现了,大水跟有灵性似的,唯独风神庙不淹,村民们就一起在风神庙的废墟上又建个新的村子。”

“就在那个时候,村民们捡拾着风神庙的废墟,结果发现了一根金丝楠阴沉木房梁,其实那个时候人大都没文化不识货,大概过了几年,就很随意的卖给了一个外国的[探险队]。”

“这外国人是个识货的,他们只出了一袋大米的钱买了木头,兴高采烈地联系货车想把木头装回国,结果连人带车,遇到了山洪,人的尸体都碎了,死的很惨,木头也被冲进了大河里,没了踪迹。”

“就在上一个月,政府派人来这里挖河里的泥沙,这一挖可了不得了,这木头诶,给挖出来了!”

“这木头邪门的紧,在河里这么多年,不腐不坏,香味扑鼻,而且在夜晚还发着微弱的荧光。有几个人摸了木头,整个都魔怔了,还有人说夜里能看见一个美人在河边行走。。。总之,跟这木头有接触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教授是目前唯一一个接触了木头全身而退的人,他百思而不得解,便请我过来带队。”看着目瞪口呆的人们,队长向茨木递了个挑衅的眼神,又命令全队跟随他的口令进山里。

迟钝的茨木也觉得不对劲了“姑获。”

姑获擦着她的伞:“你跟我想的一样,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他个外人知道。”

“不是,这件事我是不知道,但是无所谓,只是这个队长并不是很聪明。”茨木这么说。

“为什么?”

“实际上我在来之前细细的查过这里的每一个人的资料,每个人的身世都看起来毫无漏洞,但是——”

“越是毫无漏洞说明敌人潜伏的越深,队长这么说,是把自己往枪口上推。”

姑获沉默了一段时间:“你说的对。”

[第一章 完]

作者要说这是手机打的字,所以第一章有点短。而且一定是he。不过要提醒的一点就是。。。。。。。接下来的几章有大量鬼故事出没,预警一下,祝各位修仙愉快

早安,午安,晚安,喵~(番外,这一篇只有博晴)

“博雅哥,我想去酒吞家看一下红叶。”
神乐用力吸了一下奶茶试图把杯底的珍珠吸出来,结果是她失败了,然后那杯奶茶被扔到垃圾桶里。
“红叶,那只吃了狂犬病毒的猫?”
博雅想起来红叶感觉全身上下都狠狠的一疼。
他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咖啡店主人晴明的时候。发现晴明就是传言中的那样美的惊人,看人的眼神是那么柔软,把源博雅陷了进去。
那次博雅想搭讪。
他开始找话题,眼神绕了晴明周围一圈半,瞄到了一只看起来很温顺的黑猫。
“晴明,那只猫很乖,我记得这个品种是波斯猫,脾气很暴躁,你很会养猫呢。”
晴明以为这位顾客很喜欢猫,就转身把睡梦中的红叶小心的抱起来捧给源博雅。
然后源博雅被醒过来的红叶狠狠抓了脖子,夏天的t恤衫没领子,源博雅的锁骨上下顿时血流不止。
红叶被扰了清梦的愤怒可见一斑。
同时也在晴明店里专心怼奶茶里的珍珠的神乐也不喝奶茶了,她整个就愣在那。
我的天哪。
打了狂犬疫苗的源博雅彻底对这种看起来萌实际上却是凶器的动物失去了信心。温柔的晴明难得变了脸,当面用逗猫棒抽了红叶的屁股。
“博雅,我没想到红叶它脾气那么差,”晴明很抱歉地端了店里的招牌咖啡给博雅,“您之后再来的话免单。”
白发的美人小心翼翼地用棉签清理自己的锁骨,气息慢慢的喷在源博雅的脖子上,面上的心疼满的快要溢出来,源博雅觉得伤是值得的。
从此红叶喵彻底跟源博雅结了仇。只要是源博雅试图接近红叶喵,不是被牙咬就是被爪子抓。
神乐之后就觉得可不对劲了,自己的哥哥不像往常一样妹控了,偷偷跟着源博雅,结果每次跟踪源博雅都是跑到晴明店里去了。
源博雅我问你,如果我神乐和晴明一起掉水里,你救谁,给你零点一秒考虑。
。。。。。。。
。。。。。。
。。。。。
。。。。
。。。
。。
。源博雅。
嗯?你喊我?
源博雅,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被神乐甩了一脸珍珠奶茶的源博雅擦着奶茶又陷入了冥想。
克洛伊德说,女人啊,你到底想要什么?
如果女人懂不了的话,那就晴明吧。
晴明的小细腰,湿湿漉漉的眼睛,略带腹黑的笑容和溺死人不偿命的温柔。
老子能pr一年好吗。


po主忙完一个星期困乏的要死还要发文简直跟自己过不去嘛,这一篇酒茨狗崽都没涉及到(本来有涉及但是太困了没写),就不打tag了

早安,午安,晚安,喵~(ฅ>ω<*ฅ)(猫咪情缘)

cp大概是酒茨吧。。。这个文里牵涉的cp太多了。
酒吞恍惚中看到一只猫。
这不是他的爱猫红叶。
这只猫是一只白猫,头上有两簇红毛,小猫舔舔它的肉垫,又伸展了一下身体,眼睛却盯着他,眼睛里还有水光。
接着就朝着酒吞wink了一下。
它好像对着酒吞说:
早安喵。
酒吞顿时觉得万物皆下品,这只小猫才是可爱的巅峰。
他赶忙把装牛奶的小碗放在小猫面前,小猫乖巧地伸出了头,让他给自己挠痒痒。
酒吞抱起小猫把它小心翼翼的举起来。
公猫。
小猫突然声如洪钟地来了一声:“吾友快醒醒!”
然后酒吞就醒了。
“吾友怎么在公园都能睡着?”
酒吞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揉成一团的茨木的头发。
说好的软白甜的小猫呢?
“吾友看,我新买的宠物。”茨木用仅有的一只手捧起来一只毛团。
酒吞一瞬间高兴极了。
他梦中的小猫正在茨木的怀里抓着头发玩,只属于布偶猫的安静的眼睛空灵地看着他。
“茨木,你是教艺术概论的教授,给她取个名字。”
彼时茨木正在看古时的妖怪图鉴:“它是一只布偶猫 ,本身就很安静,叫雪女吧。”
“女?”
“它是母猫。”
“好吧。”
“我马上要去上讲座了,挚友你先帮忙看一下。”茨木看了一下表,有些匆忙的把猫笼放下,对酒吞道别。
酒吞刚抬头却听到一声门响,茨木已经走了。
“茨木可真是比我还忙。雪女,认识一下,这是红叶。"一只脾气特冲的黑色波斯猫被放在雪女面前。
红叶猫小姐依旧谁都不理,雪女都近不了它的身,都被肉垫拍走了,还不许雪女碰它的牛奶盘子。
“能不能别欺负雪女啊,红叶。”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你个铲屎官少他喵废话)。”
酒吞很懂的没有再说话,波斯猫的毛已经炸成了球,估计再逗它,红叶就会离家出走跑到晴明家。
雪女喵乖巧地蹲在酒吞的怀里,优雅地舔了舔酒吞的手。
呵呵,别人家的猫。
小剧场(正片就是如此短小你打我啊喵):
其实红叶是只脾气很好修养很高的波斯喵。
它出生没多久就被送到晴明开的咖啡店里,店长晴明是个很温柔细心的男生,他耐心的喂它牛奶,给它最爱毛线球玩,还在午后最温暖的阳光下抱着它在花园晒太阳,用狗尾草逗它玩。
它超级喜欢晴明的,也很想一直跟着晴明。
要想一直跟着晴明sama,就一定要乖!
也要帮助晴明sama远离流氓源博雅!
可是没什么用。红叶看着晴明在遇到博雅后已经很久没陪它了。
后来要去欧洲和博雅旅行结婚的晴明直接把红叶喵送给了酒吞。
晴明觉得这位有钱的客人很喜欢猫,把红叶交给他很放心。
可是红叶真的不喜欢这只笨笨的铲屎官啊!
牛奶老是倒错,猫砂也不认真换,就连客厅的皮沙发也是那么可恶,还没晴明sama的布艺沙发挠着舒服呢!
要不是脾气好,本喵都要离家出走喵喵!
于是红叶就这么在酒吞家住了下来。
大概住了几个月后,铲屎官的生命中突然闯进来一个叫茨木的家伙,茨木是一个大学的著名的教艺术概论教授。
有趣,老实说酒吞除了对猫脾气很好以外,对其他人都很雷厉风行的,唯独对茨木很纵容,茨木那家伙只有一只左手,右手绑着石膏绷带之类的,伤的不轻。
切,还以为铲屎官动心了呢,结果只是把人家茨木撞折了胳膊。
红叶喵觉得茨木酱也很有晴明那种文化人的温柔和涵养,也喜欢靠近他,茨木在窗台用左手画红梅,红叶喵在旁边歪着头好奇的看,用粘着红墨水的肉垫往画上一按——
茨木惊喜的抬头看一只傲娇的猫无心画的梅花,黄昏的太阳光斜斜地照射下来,一人一猫在窗台开心的玩耍。
来喂红叶牛奶的酒吞看着这一幕。
可爱。
这句形容词可不止形容红叶一个。

po主想说这是连载谢谢,还有大家估计都在上课,文章估计都没人看吧,好蓝瘦。




无罪辩护(cp狗崽)

当地痞的血液粘稠的涂在玻璃上时,大天狗知道他的大限将至。
他被关在只有一个供人通话铁窗的房间等判决等了几个星期,直到看见了自以为是的律师。
正如现在自以为是·妖狐·律师坐在大天狗面前皱着眉头翻着卷宗,面上写满了不乐意。
几天前。
“你可以试着一直去当个罪人。”黑晴明对着妖狐说。
表面上妖狐更受黑晴明青睐一些,他的舌头就像抹了甜蜜的毒药,能让黑的变白白的变黑。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事,只要是妖狐接的案子,从未败诉。
妖狐狭长眼睛笑的眯了起来,黑晴明大人,你现在给我扯对同伴的大义,现实一点,这个组织需要一个有实力的天狗大人替你管理,您的肿瘤医院的结果是什么 ,肺癌晚期,嗯?
黑晴明阴沉下脸,妖狐一直都是最大变数,他手里的把柄太多,但是让妖狐辩护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说吧,你想要什么。”
妖狐抖抖手里黑晴明给他的卷宗“我想要的,是把母亲的坟墓迁到族里的祖坟里。”
黑晴明跟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可笑事情一样,他大笑着连说好好。
事情就这么定了,以大天狗无罪释放的那一天为结清黑晴明对妖狐的账单的日子。
“当时是怎么杀了那个不长脑子惹你的傻逼?”妖狐坐在大天狗的对面,面前的人脸上写满了不屑一谈的吊样让人极为不爽,两个人都剑拔弩张。妖狐看不惯大天狗,而大天狗则瞧不起狐狸,要不是中间隔着一窗子,估摸早就打起来了。
早在这事情发生之前,在组织里,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地位比大天狗低的妖狐开始各种挑衅大天狗,本来大天狗就看不起他,可不知道为什么妖狐就总是能挑起他的怒火,威胁没用,黑晴明在,大天狗也不能砍了他。
“我说过总有一天你会有求于我的。”妖狐说。
大天狗的性格迟早会给他自己招来祸患,诚实的说大天狗平时耿直的要命,实力光强有什么用,黑晴明作为上司提起他的耿直头都疼,还不如花言巧语惑众的妖狐用的方便。他的直接在这个不干净的组织是一坨狗屎,他就是不明白这一点,非得在得罪一堆人后,让黑晴明大人给他擦屁股。
“我不会让一个低等的人帮我。”大天狗在妖狐的视线内攥紧了拳头,愤怒使他的面容有些扭曲。
妖狐看着案子,更不想理大天狗,案子本身很简单,但是什么都不肯配合的大天狗就麻烦的很。
“大天狗先生不属于故意杀人。”
在开庭后,妖狐这么对法官说。
这句话是个陈述句。
但大天狗是谋杀案的犯罪嫌疑人。
妖狐在对人心的了解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面对着陪审团编着另一个更吸引人更有感染力的杀人故事。妖狐让人相信大天狗是个正义的化身,他是自卫 ,谁要是说他有罪那么那个人脑子一定有屎。
为有罪的人进行无罪辩护。而妖狐把法庭当成了他头脑的舞台,他像鱼游进了自如的水般自在的在这里随时都能翩翩起舞。大天狗在心里冷笑,把这当成了跳梁小丑的表演。
胜诉的判决下来,妖狐得意的看了一眼大天狗,只看见了嘲讽,一瞬间所有的喜悦化为乌有。
他总是自己的最好的时刻忽略着他,不屑着,多年来的失望早就该教了他不敢抱有任何希望。
他频频挑衅着大天狗的底线,看到他咬牙切齿的样子就莫名的开心。
完美完成任务的妖狐护送着他的母亲,看着她公开的,清白的,光明正大的迁到族里的坟时,妖狐向着母亲的方向跪了下来,并不是什么有感而发,而是有人用枪抵着他的头。
“我就知道黑晴明不会善罢甘休。"就算知道黑晴明会这么做妖狐还要答应他,母亲和现在的他一样都陷进去了一个无果的暗恋里,结果只能一样。
他闭上眼睛期待着自己的死期,眼前他打过的官司如同走马灯一样走过——
西弗勒斯,男,32岁,钟情于苏茜小姐数次不得枪杀了苏茜,他为他免费无罪辩护成功,判决下来不久后他开枪自杀了。
rosemary,女,24岁,因家庭地位不等,长期抑郁后用刀捅死了丈夫,妖狐为她无罪辩护成功后失踪。
他无罪辩护几年了,案子仿佛就那么几个性质。
他和那些犯罪嫌疑人都是无罪的。
就算他能熟悉人类的一切情感,但是对大天狗,他的金舌头是没用的,他的头脑是无解的。
他是黑晴明训练大天狗的试金石。他一直都知道。
“你得谢谢我,要跪下来谢我。”大天狗冷漠的声音传来,原本拿着枪的刺客闷哼一声倒地,有那么一瞬间妖狐几乎要热泪盈眶。
这是他最成功的一场无罪辩护。

。。。。。并不是什么多少粉点梗。
上篇文热度破百的时候我抽到了狗子。
高兴至极,然后氪了几百软换符抽卡。
三十连抽全是r卡啊卧槽。
r卡也就算了,连草爹也不给是怎么回事?
你们快说想看什么cp的告诉我,我产粮,我的天哪,在抽到r卡就卸游了啊。
阴阳师里什么cp都可以想看的留个言。
还有,由于有狗子,特别想要个二突子。
在po的心目中能超过ssr的就只有傀儡师和般若小天使。
但是我连他们的毛都没看到。
我也可以写肉,关键是我不知道放哪儿,麻烦想上车的小天使告诉我可以在哪里开车可以不翻。

随便写的小段子(cp博晴,狗崽,酒茨)

有一天狐狸跟狗子喝茶。
狐狸看着大天狗的翅膀,笑说:你的翅膀很可爱啊,我能摸一下吗?
说完狐狸的脸有点红。
大天狗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并且之后看到狐狸就会下意识护住自己的翅膀。

阿爸带着狗子青灯一众ssr去斗技,妖狐不听阿爸劝,一定要跟大天狗一起去 。
于是大天狗就拎着妖狐从头到尾细细地讲解了一遍式神录,然后直白告诉狐狸sr战力不如ssr。

在一个特殊的节日里,妖狐特地细细地收拾了自己的毛发,并向三尾狐姐姐要了几个精致的簪子,本来就能吸引很多桃花的脸更是美的让人惊叹。
三尾狐很满意的看着成品:弟弟,你这么漂亮,今天出去一定能钓到凯子的相信姐姐。
等和妖狐喝茶的狗子等了一个时辰狐狸还没来,气的把茶喝光了然后回去找荒川下棋了。
来庆祝和狗子相遇一周年的妖狐懵逼地看着喝光的茶。
以及狗子:明天再迟到就拔光你的尾巴毛的威胁。

狐狸伤心了。
狐狸难受了。
狐狸想哭了。
狐狸不想钓凯子了,玛德好累,还不如吃几个花季少女呢。
此话狐狸没过脑子说了出来后,大天狗一脸凝重地把狐狸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转述给了阿爸。
然后狐狸被笑得腹黑的晴明用言灵绑上了大天狗的床。
你自己作死啊狐狸,生小妖狐还是小天狗由不得你了科科。

酒茨

酒吞总是在凝视着院子里上了霜的枫叶,而且一站就是很久。
茨木也会在酒吞发呆的时候看着酒吞,连手中的茶冷掉也不在意。忽然茨木看到了转过头的酒吞,几乎夺门而逃。
苦恼的茨木去问了姑获鸟为什么人会突然很在意另一个人?在意到失去自己的信仰,以至于一直迷茫。
姑姑说:你在说谁?你,还是,酒吞?
酒吞,茨木说,我不懂他,而且我也不想懂。
但挚友真的很伤心。我也很想帮他跟红叶小姐。茨木说完这句话仿佛用完了所有的力气。
在战场上杀伐果断的茨木童子被难住了。
如果你突然从酒吞的生活中消失呢?姑姑笑说。

酒吞一直不懂自己的感情,他只知道红叶跳舞很美,而唯一一次看红叶跳舞的那天,茨木在斗技场上受了重伤,失去了一个角。激动的酒吞差点扯掉桃花妖的桃枝,只求能修复那个角。
他努力回忆着黑发的美人,结果发现每个场景都会出现一个人。
茨木。
他们一起在战场上厮杀,多年过去,水能浓于血。
茨木去了哪里?他怎么什么都不跟我说?
“我以为这样的问题你这辈子都不会问我。”晴明摆了下手,妖狐走来给他们泡了一壶茶。
酒吞对红叶小姐的情感是喜欢。而对于茨木,是爱。妖狐说。
去找姑姑,她也许知道茨木在哪里。
找到了茨木的酒吞很高兴,然后。。。。。摸了一下茨木的角,表白的事也被丢到十万八千里了。
围观了全程的姑姑表示朦胧也是一种美感。
毕竟是爱,不是喜欢。

博晴

晴明总是叫小白去偷博雅的东西。
一种名叫“喜欢”的东西。
晴明就会把它们细细地摆放在储物柜里。
几年后,不知不觉的寮里的“喜欢”多到堆了几个仓库。
博雅也觉得不对劲了。
他再也无法说出“喜欢”了。
他想到了一直偷偷跟着他的小白狗。
一定是晴明的恶作剧。
博雅找到了晴明,向他伸出手:能把“喜欢”,还给我么?
博雅看到一个惊慌的晴明,冷静的阴阳师形象仿佛只是博雅的一个错觉。
晴明觉得那一瞬间天塌了下来,他拿着杯子的手剧烈的颤抖:不,我不能还给你。
那是我仅有的东西。
博雅愣了一刻钟,但这一刻钟漫长犹如一个世纪。
他对着晴明说着“爱”。
“爱。”
“爱。”
“爱。”
“爱。”
他不停地说着“爱”,直到再也说不出。
把“喜欢”还给我。
博雅吻着晴明说。
我把所有的“爱”给你。
我爱你,笨蛋晴明.。

小剧场:

东京一夜之间似乎冷了不少。
看似从来不会得病的晴明也感冒了。
面对病的不轻的朋友,博雅为了不得流感自己搬到了皇宫里,并且让前来论道的晴明喝了一大杯热水。